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客户端  广告/内容合作QQ:632713169
 
会员登录
注册帐号

青海民俗舞蹈--跳於菟 土族原始文化的遗存

2013-05-01 16:33:49   编辑:   来源:西部民俗风情网    点击:

      《辞海》:“於菟,虎的别称”。至于跳“於菟”的起源,有“於菟”属于古楚巫舞,是楚人的崇虎傩俗,随明代军队戍边屯田而传入青海同仁之说;有远古生活于青海的古羌人崇拜虎图腾的遗绪之说;也有土族崇虎源于内蒙草原,随迁徙而带至同仁土族之说。

       每年农历十一月二十日清晨,由土族各部落推选出来的7名男青年,集合于山神庙前,在严冬凛冽的寒风中脱去衣裤,图画虎豹斑纹于裸露的身体和四肢,并把头发撮撮扎起,装扮成“於菟”的愤怒像。他们双手各持顶端贴有福旗的荆条棍,在巫师“拉瓦”主持下,通过诵读经文、跪拜二郎神与山神,然后由瓦拉一一灌酒,使虎魂附体于“於菟”。此时,这些不能再说话的“於菟”,在民众的心目中已将原有的人格转为现有的神格,而获得了驱鬼逐疫的能力。

       随着一阵炸响的铁铳与鞭炮,五名小“於菟”直奔山下村寨,巫师“拉瓦”在寺院住持陪同下,率领两个大“於菟”,边击鼓、锣边以缓步蹦跳姿态走街串巷,以荡涤游离于各家宅院之外的疫鬼。而另五名小“於菟”则早已或翻墙入院,或蹦跳于各户屋顶之上,进行驱魔逐祟。他们每到一家,在各屋蹦跳一番以示驱鬼逐邪后,便吃掉或口叼户主事先准备好的生熟肉块,再继续从屋顶进入另家院落。有意思的是,这些“於菟”之必须从屋顶而不能从街门进入各家的原因,是民众怕游离于街巷的疫鬼会趁机溜入宅院作祟所致。但如果“於菟”愿从宅院大门出去,倒看作是把疫鬼带离家宅而无异议。仪式过程中,无论大、小“於菟”,都将接受群众套往荆条棍上的圈饼,使之获得灵气。此外,一些患病者还主动仰卧于“於菟”必经之路上,等待“於菟”从身上跨过,以带走病魔获得痊愈。

       经过大半日的驱魔逐疫后,大小“於菟”伴着逐邪胜利的鞭炮声,冲向村外河边进行“洗祟”,即凿开冰层以冰水洗去身上虎豹斑纹,除去从各户带来的邪祟、秽气,恢复原有的人格。“拉瓦”则在住持的锣声中诵经焚纸,表示已将妖魔彻底消灭。回村后,由“拉瓦”将附有灵气的圈饼分赠与各户,使全村民众食之而获吉祥、康宁。

  “於菟”舞,主要是扮成虎的形象,自山神庙举行仪式开始,“於菟”们手持竹竿,或奔跑或跳跃,直至村内,窜巷入户,跃墙入室,索室之魔以驱之,以示驱邪逐魔,拔除不祥,达到部族村落免去各种灾难,使人们享受风调雨顺、人畜兴旺,以及除旧迎新之精神目的。其艺术形式则以拟虎之动作,吸腿垫步、跳跃,舞之蹈之,这是远古时代原始社会的先民们遗存下来的图腾崇拜活动。现在已有相当一部分学者倾向于於菟是古羌遗风说。首先,古羌人崇拜老虎。尤其是在今天四川、云南的纳西族、白族、彝族,这些与古羌人有血缘联系的民族崇虎现象尤甚。让人惊讶的是,云南楚雄著名的彝族哀劳山跳虎豹习俗与年都乎村跳於菟的文化基因如如出一。

  古羌人原先居住在现今甘青一带,后来相当一部分古羌人南下发展在为现在的羌族、纳西族、白族、彝族人,一部分西进发展为藏族,一部分东走融入了汉族。《同仁县志》称:“今同仁县地区秦为西羌地,汉初名大小榆谷,为羌人活动地区。”从西汉武帝元鼎六年(前111年)册封大小榆谷地区先零羌扬义为“归义羌侯”以来,两千多年这里的民族变化很大。从年都乎村自编的村史里可知这里有蒙古族、藏族、汉族的后裔。到了明洪武、永乐年间推实行军屯,年都乎村、吴屯等临近4个村就属于军屯后代。比如吴屯就来自江苏苏州地区操吴方言的人。这4个祖上曾是军屯的村民很可能来自全国不同地区,军屯户完全有可能来自川滇,他们带来了崇尚虎文化的习俗。

    跳於菟民俗现象,是多民族多种宗教相互融合的复合文化形态,是为人类研究我国古代民族与民俗文化的宝贵遗产。2006年5月,土族人的“跳於菟”舞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返回西部民俗风情网首页>>


上一篇:绽放在大山里的民间艺术奇葩--五句子山歌
下一篇:新疆塔吉克族鹰舞 帕米尔高原上原生态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