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客户端  广告/内容合作QQ:632713169
 
会员登录
注册帐号

陕北秧歌 历史文化价值极高的群众性舞蹈

2013-06-30 15:11:00   编辑:   来源:西部民俗风情网    点击:

  跟各地的秧歌类活动一样,陕北秧歌的踢场子,也有男扮女装、表演男欢女爱、男女调情的内容,主要出现在二人表演中,但角色不一定局限于青年男女。由于最早的“巫师”――“萨满”由女性担任,后来还经历过男觋女巫的时代,所以才有了后世男扮女装的角色。《周礼?春官》说:“女巫掌岁时祓除。”就是说,那时,过年时的除灾求福祭仪是由女性领导的。《说文》说“巫”是女的,她可以与天沟通,通过舞动与神灵交流。这些活动,与性有着深刻关系。性崇拜是全人类的共同文化。东亚这块儿也不例外。生殖崇拜时代的性巫术、性祭祀,可能是这种表演的本地源流。在这种文化背景下,后世的秧歌表现出男欢女爱的娱乐化倾向,是必然结果。

  陕北秧歌中表现男欢女爱的秧歌唱词,非常有趣。如:

  正月十五红灯照,哟嗬咿哟嗬,扳船的艄公过来了。张大嫂,李二嫂,她们一听往外跑。门限高,不滥(绊)倒,八幅子罗裙扯烂了,红丝的裤儿水蘸了,高底子花鞋崴断了。咳呒咿哟咳,手扳上金莲哎哟哟。

  而表演男女调情的,更是坦率、生动。如蔡维杰老汉介绍的“对对秧歌”中:

  男:你是谁家女精彩?脚底踩对木底鞋。你叫哥哥搋一搋,一不倒塌二不崴。

  女:你这个相公生得赖,有人没人胡捏搋。三寸金莲捏一把,虽然不疼浑身麻。

  男:你叫我来我就来,鹞子翻身到你怀。手解裤带口亲奶,恨不得一口咬下来。

  女:六月里,水葱葱,胳膊弯弯哥哥枕。大棒子洋烟太谷灯,越看哥哥越狠心。

  早年间文人官员曾经很看不惯秧歌的娱乐化倾向。光绪年间在山西当过忻州知州的方戊昌就在他的《牧令经验方》里大骂黄土高原上的秧歌:“
北省并不种稻,并不插秧,大兴秧歌,无非淫词亵语,为私奔、私约者曲绘情欲。寡妇、处女入耳变心,童男亦凿伤元真,于风俗人心大有关系。晋省逢年逢节,寡廉鲜耻、游手好闲之人,装扮男女,沿村走街混唱,老少男女若狂,趋走观听,最为可恶。”读来让人摇头叹息,想起阿城所说,正人君子不喜欢,是不通人性啊。

  不过,我个人的闹秧歌经历和体验告诉我,陕北秧歌的本质特征不仅仅是这些东西。更重要的特征是,伞头儿带领人群,为了一个精神目的,共同走出吉祥图案的场子。那是一种每个人的红火,也是每个村庄的红火。一种传统信仰背后的文化诉求,和它表现出来的信仰仪式,能带来沟通天人的社会功能和传代农耕的社会秩序,这是它的本质精神所在。

  我看世界上好多民族都过狂欢节――一个据说跟古希腊古罗马的古信仰有渊源的节日。那个节日里,戴着面具的人们纵情欢乐。汉族没有吗?有。我觉得,闹秧歌就是汉族的狂欢节。虽
然许多地方已经没有面具,但是装扮的角色继承了面具的功能。陕北人说,闹秧歌就是图个红火。你知道红火吗?我们好像都没有狂欢的性格,但是,在秧歌场上忘我、无我之时,你就会知道,我们性格中潜藏着被压抑的狂欢基因――那可能是我们渴望自由的根本原因。看到北京大街上老太太们排队齐步走的秧歌,我哀叹:怎么把秧歌弄成这样了?真可惜。

  我常想,谁能选一些复杂美观的秧歌场子,调教些聪明伶俐的后生女子,组织成训练有素的秧歌队伍,找一个十万观众的体育场地,演一回感天动地的陕北秧歌!把陕北秧歌放大到巨大的场地上,那时,所有的秧歌历史都将凝成图案,所有的场子图案都将动态分合,所有的图案线条都将旋转流动,也许,所有的祈福祝福都将透地通天?

  那将是一个狂欢的晚上。秧歌队每人都举起点亮的火把。当场中充满一个巨大的组合型“双牌风”时,全场的照明灯光突然熄灭。从看台上俯视,那将是一圈一圈流动的金色曲线,就像人类生命生生不息,人们将被这壮观的吉祥图案深深感动。当一个巨大无比的“卷席筒”形成时,那一片伟大的流光溢彩,一片炫目的灿烂金光,在震撼世人的同时,将把人们带入一种神秘的体验。那是来自原始的信息。那里面,就是被屏蔽了的万年陕北,被探索着的千古中华,被赞颂着的人类文明。

返回西部民俗风情网首页>>


上一篇:傈僳族无伴奏多声部合唱 原生态纯自然嗓音
下一篇:龟兹音乐世家 源于西域乐都古老的龟兹乐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