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客户端  广告/内容合作QQ:632713169
 
会员登录
注册帐号

陕北秧歌 历史文化价值极高的群众性舞蹈

2013-06-30 15:11:00   编辑:   来源:西部民俗风情网    点击:

       陕北秧歌在1942年的延安新秧歌运动中成为主角,被赋予了新的精神风貌和时代内容,并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而传遍全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新秧歌继续发展完善。先后创作演出了一些反映社会主义现实生活的新节目。八十年代初,榆林地区还成立了榆林民间艺术团,主要演出陕北秧歌。民间业余秧歌的活动也十分活跃。2006年绥德县申报的陕北秧歌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2008年,绥德县被国务院正式命名为“国家级民间艺术秧歌之乡”。

       附:《 陕北秧歌:来自远古的狂欢》

       原载2007年10期《博览群书》)

       作者:王克明

   《国语?楚语下》说,上古时期曾发生了一个称为“绝地天通”的重大事件,即人与神的关系经历了“民神不杂”、“民神杂糅”最后又回到“民神不杂”的过程。其原因是出现了专门沟通天地的巫师,或者是尧舜之类的圣贤。他们成为人神之间的代言人之后,人人都宣称能够与神沟通的混乱得到了控制,这就是“绝地天通”。

  为什么上古社会一度人人可以通神?为什么艺术和宗教仪式密不可分?为什么沟通神灵的巫觋出现后社会就变得有序?王克明先生“远古狂欢――陕北的秧歌场子”一文所描述的跳秧歌的体验和对秧歌的历史追溯,涉及了早期人类社会宗教、艺术可能发生的图景,对了解文化传统的延续颇有启发。它说明,无论社会如何变化,人类的精神活动需要某种指引,这种需求亘古未变。                                          

                                                                                                       编者


  一天夜里,我听阿城聊起艺术的原始形态。他说远古的陶器纹样,不是出于美化生活的目的,而是原始宗教目的;不是人与人精神交流的产物,而是人与天地鬼神交流的结果;不是劳动的创造,而是巫术的体验。为了一个什么目的,巫师癫癫狂狂引导大家集体致幻,全部落的人在旋转中幻视幻听,快乐地通天达地。陶罐上的振动纹,是那些幻听中的节奏;而丰富多样的旋转纹,都来自幻觉中忘我无我的旋转飞升。那简直是一种原始狂欢。

  忽然,我有一种领悟的感动,一种冲动的颤抖。一种曾经的体验汹涌而来。

  我记起了陕北秧歌。

       秧歌里的飞升

  那是“卷席筒”。

  那时,我在陕北余家沟插队,我们村的秧歌伞头儿栗树开还在世。闹秧歌时,他带领我们走出各种图案――陕北叫“走场子”。陕北的秧歌场子有百十余种,同样图案的场子,会有不同的或交叉的名称。“卷席筒”――也叫“卷菜心”、“黑驴滚纣”,便是秧歌场子之一。

  我清楚地记得每场秧歌最后栗树开兴奋的喊声:“卷席筒来?”踩着鼓点儿,他拉上走成大圆圈的队伍,顺圆场里边,开始一层一层向里转。鼓点逐渐加快,脚步逐渐加快,心跳逐渐加快。秧歌队里的男女们,个个盯住前面的人,随着人流哗啦啦地往里转。人流越转越紧,人也越转越疯,兴奋地吼喊起来:“卷噢――卷噢――”,眼看把栗树开转紧在当中。这时,鼓声一顿,再轰响起来,似没了节奏。捣鼓的,拍镲的,敲锣的,“嗵嗵嗵嗵”,“锵锵锵锵”,“当当当当”,一连串地震动下去。节奏急得,好像山要倒,水要断,婆姨要养娃,羊群要出圈!这时,栗树开忽地一个外转身,领着队伍,插入正在往里转的人流层中,一圈一圈一层一层往外转。疾步转向相反方向的汉们、婆姨们、后生们、女子们,此时只觉耳边鼓声隆隆、喊声隆隆、脚步声隆隆。脚下踢起的黄土烟尘,团团上升。黄土中的我们,如狂如癫,如雾如烟,如醉如昏,如升如飞……
返回西部民俗风情网首页>>


上一篇:傈僳族无伴奏多声部合唱 原生态纯自然嗓音
下一篇:龟兹音乐世家 源于西域乐都古老的龟兹乐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