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客户端  广告/内容合作QQ:632713169
 
会员登录
注册帐号

陕北秧歌 历史文化价值极高的群众性舞蹈

2013-06-30 15:11:00   编辑:   来源:西部民俗风情网    点击:

  我听栗树开说过,有一个最复杂的“十二莲灯灯套灯”,要安四十多个“角子”。我从未见过,想象不出来那图形能有多么复杂,那伞头儿得有多强定数。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吉祥图案,不禁恍然。那是“四合盘长”。它由四个“十二莲灯”串联而成,线条曲折复杂,让人眼花缭乱。我数了数,共有44个角。这些角,正是秧歌场子“安角子”的地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最复杂的那个灯套灯?

  还有许多在流行的吉祥图案里找不到的场子图,一听名字,就知道寓有吉祥之意,像“四面八方”、“神仙推磨”、“大彩门”等等。这些场子也应该是从早期的纹样变化而来,在千百年秧歌流传的历史中,形成为吉祥图案。就连新场子“五大洲”,只走成个五角星,当年取名字时,用的意思也是毛主席解放全人类呢。

  巫术时代的纹样,不应该只演进成了吉祥图案,应该还有别的。那些纹样的本来功能,是直接沟通天地人神、作用于魑魅魍魉的。吉祥图案的驱邪功用已经隐藏,更多地直接表达对未来的寄托。那么,巫术时代纹样的本来功能都弱化了吗?没有。它们还有另外一条发展道路。几千年来,它们和吉祥图案并行生长,对日常生活参与甚深,只是近代以来,才隐蔽民间。它们是什么?

  它们是咒符。曾经的折线纹,不仅留在秧歌场子里,也隐蔽在咒符中。那个折线中间一条直线的“富贵不断头”,实际上,也是陕北一种用于小儿追魂的咒符里的组成图案,寓意绳索,以缚鬼神,与文字符综合使用。远古的交叉纹,则像个拦缚之网,使用在一种驱病护身符中,与“蛇盘蛋”场子――也就是中国结,异曲同工。对付诸如小儿夜哭、女人夜行遇邪、生女不生男、生男不存活、人连年百病的几种咒符,以及一种贴在门上驱鬼的咒符,图案中都使用一种有规有矩的神秘曲线。它们应该和彩陶的原始纹样有关。这种非常广泛地应用于各类咒符的曲线纹,在巫术中一定具有很强的能量,甚至跟龙有关系。陕北的秧歌场子也保留了它们,像“万里长城”、“十二龙灯”,便是这种咒符纹样的变型。而名字叫得最响亮的“龙摆尾”,尤其是那“双龙摆尾”场子,竟跟它一模一样,它们应当有共同的起源。

  一位人类学家介绍过,说一个拿到心理学博士学位、在美国开诊所、用萨满方式给人看病的印第安萨满,行医时,首先得改变自己的意识状态,才能进入萨满的意识状态。这种改变有赖于歌唱和打鼓的声音。萨满有能力控制各种声音、节奏、音量,然后才能做相关事情,并且清楚地识别萨满意识状态中的来路和去路。我忽发奇想:这些声音节奏和来路去路,是不是能用线条记录?

  陕北民间至今时见用萨满手段对付“邪病”,叫做“跌坛”、“跳坛”。它们和秧歌一样,有着古老的寿命。

       秧歌合唱源自巫仪

  当年的“索室驱疫”和“率巫舞雩”,距离我们已太遥远。千古之中,他们的声音曾瞬间划过,消逝无形。他们一定有过吼喊,一定有过歌唱,但历史不留声音,它们都成千古绝唱,都成万古之谜。

  陕北的“沿门子”秧歌,每到一户,伞头儿都对主家歌唱。这是吉祥图案场子之外的又一种祈福手段。安塞蔡维杰领秧歌队拜年时曾唱:“一见主人福寿长,家里又有万石粮。万石粮上插金花,荣华富贵常在家。”这时,秧歌队全体合唱最后一句:“嗳咳嗳咳哟,荣华富贵常在家!”

  这种歌唱形式不局限于“沿门子”,各种秧歌形式均广泛使用。如迎送秧歌:

  迎方唱:“张飞刘备他三人,三人上马请先生。请的先生是孔明,赶上徐庶强十分。”秧歌队全体合唱末句:“嗳咳嗳咳哟,赶上徐庶强十分。”
返回西部民俗风情网首页>>


上一篇:傈僳族无伴奏多声部合唱 原生态纯自然嗓音
下一篇:龟兹音乐世家 源于西域乐都古老的龟兹乐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