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时期风俗习惯和风土人情有哪些?

2017-09-28 09:06:38      来源:民俗风情网   
    摘要:隋朝和唐朝的风土人情风俗文化是指民间民众的风俗生活文化的统称。民俗既是社会意识形态之一,又是一种历史悠久的文化遗产。民俗文化也泛指一个国家、民族、地区中集居的民众所创造、共享、传承的风俗生活习惯。

    隋朝和唐朝的风土人情

    风俗文化是指民间民众的风俗生活文化的统称。民俗既是社会意识形态之一,又是一种历史悠久的文化遗产。民俗文化也泛指一个国家、民族、地区中集居的民众所创造、共享、传承的风俗生活习惯。是在普通人民群众(相对于官方)的生产生活过程中所形成的一系列非物质的东西。

    魏晋南北朝是中国门阀士风最盛时期。到了隋唐,虽有所抑制,但其根未绝。《旧唐书·高士廉传》云:“朝议以山东人士好自矜夸。虽复累叶陵迟,犹持其旧地,女适他族,必多求聘财。太宗恶之,以为甚伤教义,乃诏士廉与御史大夫韦挺,中书侍郎岑文本,礼部侍郎令狐德棻等刊正姓氏。于是普责天下谱牒,仍凭据史传,考其真伪,忠贤者褒进,悖逆者眨黜,撰为《氏族志》。士廉乃类其等第以进。”

    魏晋南北朝时期,引起社会风俗不断变易的因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有两方面,一是国家长期处于分裂,战乱频仍,民不聊生,加上政治权力的反复更递,造成从上层士族到一般文人心理上的极不平衡,于是浮靡、玄谈之风盛行。行为的狂放不羁,居丧无礼成为一种时尚;二是从魏代开始,官吏的选拔使用,实行“九品中正制”(亦称“九品官人法”)。这种用人制度极大的助长了门阀豪族势力,使政府机构的官吏“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晋书·刘毅传》),邪党得肆,枉滥纵横,社会风气日益败坏。迨至隋唐,国家复归统一。特别是唐代开国以后,逐步废除魏晋以来的“九品中正制”,改为科举取士。科举制度的实行,同“九品中正制”的实行一样,同样带来了社会风气的重大变化。“科举”及其相伴而生的社会风俗,是隋唐时期风俗文化的特点之一。

隋唐时期风俗习惯和风土人情有哪些?

    唐代开国以后,继承和发展了隋朝的科举制度。这为社会广大的庶族、文人打开进取功名之门,必然引起社会的极大关注。而科举应试又好尚文词,崇尚进士,于是世人趋之若鹜。《隋书·通典·选举五》“杂议论中”载,唐高宗上元元年刘嶢上疏曰:“国家以礼部为考秀之门,考文章于甲乙,故天下响应,驱驰于才艺,不务于德行。夫德行者可以化人成俗,才艺者可以约法立名,故有朝登甲科而夕陷刑辟,制法守度使之然也。陛下焉得不改而张之!至如日诵万言,何关理体;文成七步,未足化人。昔子张学干禄,仲尼曰:‘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又曰:‘行有馀力,则以学文。’今舍其本而循其末。况古之作文,必谐风雅,今之末学,不近典谟,劳心于卉木之闲,极笔于烟云之际,以此成俗,斯大谬也。”这是指由科举带来的文苑不良风气。

    隋唐五代也是社会风俗侈靡之世,而且社会的侈靡之风大都来自上层统治阶级。隋文帝杨坚于开皇九年(公元589年)统一中国至仁寿年间,令行禁止,极为恭俭。但隋炀帝时则荒滛无度,导致隋代享国不久,既趋灭亡。唐兴,叶气嘉生,薰为太平。《旧唐书·良吏传》序曰:“太宗皇帝削平乱迹,湔洗污风,唯思稼穑之艰,不以珠玑为宝,以是人知耻格,俗尚贞修,太平之基,率由兹道。”唐代历时近三百年,国家疆域极广,人口众多。然而承平既久,作为统治者的一方则获利越半,加之唐代制度多不健全,贪黩货贿、浮沈取容,奢侈纵恣之风在所难免。特别是唐高宗之后,侈靡之风尤甚。《旧唐书·五行志》载:唐中宗神龙元年(公元705年),洛水涨,坏百姓庐舍二千余家。诏九品已上直言极谏,卫骑曹宋务光上疏曰:“……自数年以来,公私俱竭,户口诚耗。家无接新之储,国无候荒之蓄、陛下不出都邑,近观朝市,则以为率土之人,既康且富。

    唐代进士及第后,必大行宴乐之礼。即除拜谢恩主(知举者),参谒宰相外,还要举行多次宴集。其中规模最大,最引人注目的是曲江宴和慈恩寺题名。曲江宴兴起于唐中宗神龙年间,兴盛于唐玄宗开元年间。每年三月金榜题名的新进士在曲江设宴,四洋之内,水陆之珍,靡不必备。长安城中的大小商贩、酒家歌楼,也都齐集于曲江之畔,观者云集,长安几于半空,连皇帝也要亲幸紫云楼垂帘观看,真是热闹非常。在唐代,新中进士眼中的曲江之宴如同仙境,也是宣示荣耀的极好机会。因此,无论发生什么重大的事也不会缺席。《唐摭言》卷三载,新科进士郑光业正参加宴会,忽报家中有人病亡,而他却从容不迫,和大家尽欢而散。更有甚者,曲江宴罢,进士们便到妓院携妓赋诗,寻欢作乐。唐僖宗时的长安名妓郑举举,就常和进士、名人一起宴饮。

    此外,民间还广泛流行赌博、斗鸡、走马、养鹰之俗。唐代赌博,上自天子、下及庶民,不以为讳。武则天自置九胜博局,命文武官员,分朋为此戏。唐代博戏,长行最盛。长行,是一种类似棋类的赌具,有局有子,子分黄黑,各十五枚,掷彩的骰子有二枚。当时王公大人,莫不耽玩,以致废庆吊、忘寝食。有通宵而战者,有破产而输者。斗鸡之俗,兴于春秋,战国时以齐俗最盛。唐代斗鸡皇帝也很喜爱。唐元宗(玄宗)乐于此戏,曾置鸡坊于两宫之间,索长安雄鸡千数,养于鸡坊,选六军小儿五百人,使其驯养。诸王世家也不甘落后,往往穷家荡产,也要买鸡训养。于是长安城中男男女女都以弄鸡为事。有贾昌者善弄鸡,成为五百小儿长,号为“神鸡童”。一时民间流行着“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由此也可见唐代风俗之一般。

上一篇:中华民间诸神诞辰纪念日
下一篇:隋唐时期的婚嫁习俗有什么讲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