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梨山坪的民间文化故事

2017-10-25 10:28:28      来源:民俗风情网   
    摘要:揭秘梨山坪在施秉南部有一个名叫梨山坪的苗寨,苗语叫朵香,写成苗文Dongs dliangb,其苗意不得而知。而汉语则很明白,即为多梨树之意。当地人说,到白洗(现名杨柳塘)你要知道:平礳的糖,屯上的柿,梨山坪的梨

    吴光兴是个老村长,他说,从小村并成大村之后,很少有人关注梨山坪,如果不并村,进村的道路早硬化了,并成大村,“穷儿子多了,不好当爹妈”。就是一个修得好好的初级学校,本来可以方便小孩在村里读书,如今也并走了。几岁大的小孩天天要跑七八里路,到镇里中心学校读。苦了小孩,也拖累老人。过去几个老师教大群小孩,不方便老师,但方便百姓。集中办学是好了老师,麻烦了家长,学生的学习时间都在路上,学习成绩会好到哪里去?

    他突然话锋一转,其实我们这里过去我们这里是有人才的,民国时期,我们这里就出了个杨显尘,他还是施秉中学的首任校长呢。

    听说杨显尘的坟墓还葬在这里,于是我在一个叫么的村民带领下,去了杨显尘的墓地。这是一个小坪地,前面是一大块耕地,里面种着太子参,杨显尘的坟墓就是这坪地上。坟墓与当地其的坟墓一样,十分简陋。这是一所全葬墓,上面分别刻有杨明胜及其夫人黄詠香的名字。主碑右边还另立一块他的学生共立的一块碑,碑名:“一代宗师杨公(讳)名胜字显尘老夫子之墓字铭”。上面除介绍杨明胜先生的生前所有贡献之外,还落款了三十七名学生的名字。这些学生有施秉的,也有黄平旧州的。我对这老先生十分的景仰,心里莫名地默哀着这个我不认识的人。

    关于杨明胜先生,《施秉县志》(1997年版)第1033页作了介绍。后来,又读到他的学生杨天炳先生写的《记杨明胜先生》一文之后,我才了解杨明胜先的情况。

揭秘梨山坪

    杨天炳介绍说:杨明胜,号显尘(1887-1947),梨山坪人。清光绪增生,清末废科举,名胜由乡至城,倡办女学,得县内有识之士赞助,建成施秉县女子高等小学,又名坤仪女校,任校长。民国九年(1920年),参与县志撰写,是《施秉县志》(民国稿)三个编纂人之一。事后被举为省参议会议员,派任印江县厘金局总办。1926年,广东革命政府任命王天培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军军长。王在綦江宣誓就职,即率军东下,参加北伐,途经印江,杨先生素怀救时之志,毅然从军,深得王天培赏识,委任为十军筹饷委员会长兼军机要秘书。1927年,十军攻克徐州,王又任命名胜为五县盐运总监。同年九月,蒋介石为排除异已,于二日杀害王天培于杭州之拱宸桥。先生赋闲,慕古燕京之胜,即旅游北京,以卖诗文为生。约年余,经武汉溯江至重庆,亦靠卖诗文为生,一住三年,回乡经四川彭水县,彭水县长与先生系故交,见先生两袖清风,囊空如洗,有意留先生在彭水县府任司法承审,欲先生就此纳贿,一饮私囊。先生却弭讼息争,司法处之门可罗雀,彭民德之。不久,值军阀混战,彭水县长因派系不合而逃,彭城无主, 民众向当权军阀推举先生,为县长,在任一年,于1933年,由家中当田产寄作川资,先生始得返回故里。

    先生回乡之后,仍以办学为已任。1934年任施秉县两级(高级、初级)小学校长。1935年,黄平县中学知先生学识渊博,迎任文史教员至1941年,是时,施秉尚无中学,青年学子因家贫不能往镇远、黄平读书。先生毅然回乡,设私塾于中寨,以教失学青年。复奔走呼吁,力请县府创办施秉中学。当时的施秉县长许中杰,竟以经济无出作推诿。幸得任施秉县征收主任的杨信臣极力赞助,亟言全县经费可以提出部分作中学开支,许无奈,始任命先生为筹备主任,施秉中学才得于1942年建成,又附设一年制简易师一班,以发展国民教育。此后,施邑青年之贫者,能在小学毕业升入中学,皆先生之力有以致之。

揭秘梨山坪

    1945年,先生当选为施秉为施秉县副参议长,当即倡修县志,可叹当时施秉人士,只知于权利之争,无人赞助,致使虽集有大部分资料,终于未能成编。1947年4月,先生以脑充血去世,创修施秉县志之事系无人过问矣!其所集资料并个人诗文著述,均由其学生杨天炳收藏。

    杨名胜先生更筹以诗纪事,著述甚多,于咸同苗民起义,续其师张子敬先生的《夹泉诗话》;随王天培北伐,著有《北上吟草》;攻下徐州,济南后,记北伐军之残著有《劫余吟灰》;回乡后住梨山坪,著有《洞溪随笔》,咏述“黔东事变”甚详,诸作由其学生杨天炳整理未竣,即解放。1951年,政府号召消灭封建文化时,施秉小学教师从杨天炳家搜去,连同施秉县志资料均作为“封建文化”处火而焚,能不痛惜也哉!

    杨明胜先生作于1933年的诗文《回乡偶遇》很有意思,诗云:“北伐战争去,十年始回乡。乡人情义好,迎我罗酒浆。红心腌鸭蛋,老口煮酸汤。吧咭还呀咭,苗腔杂汉腔。主客欢醉去,乡情水样长。”(注:老口,指田中老鱼;吧咭,苗语猜拳的数字,即苗语三,呀咭,即八。)从这首诗文可以看出,一个来自于苗乡的末代“秀才”,他对乡民是有感情的,苗寨子里的人对他也十分敬仰,他回来时,乡民们下田捉鱼,用老酸汤煮着,而且还苗腔杂汉腔地与乡人搳着拳,这是一种何等的欣慰。

上一篇:蒲城县清代考院在什么地方?
下一篇:敦煌壁画带你了解古代人怎么过重阳节